主页 > 新型VR >书评》摄影视角的主观:评《这里没有神:渔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 >

书评》摄影视角的主观:评《这里没有神:渔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

书评》摄影视角的主观:评《这里没有神:渔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

内文照片:李阿明摄,时报出版提供

「有图有真相」这句话,多少带了点戏谑的意味。照片可以抓住瞬间,却从来都不能呈现全貌,拍摄者的视角左右了他人看到的故事与诠释。和文字一样,图片呈现的「真相」,很多时候可能也只是主观的想望。

《这里没有神:渔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是一本由摄影开始的文字集。作者李阿明曾任平面媒体摄影主管,为照顾家庭返乡,却在长辈离世及小孩自立后面临人生的茫然,为了打发时间,斥资购买整套全新摄影装备。一次在前镇港的随兴拍摄,意外促成他接下「顾船」工作,以近4年时间近距离接触、拍摄外籍渔工,观看港内的种种。

远洋渔船返港后,船公司会找一个人24小时待在船上,监看一切动静。这个人被称为「顾船的」,通常由六、七十岁的老人担任,由于也扮演照料外籍渔工的角色,成为外籍渔工口中的「爸爸桑」。

这本书里,李阿明书写的不是渔工的故事,而是渔港的故事,更多时候是他自己的故事。他直言,自己书写的就只是某种渔工的「氛围」,本土顾船老人的「气口」。简单来说,他拍摄及书写的核心,其实是为了重新找到自己的生命价值。

媒体及劳工人权团体聚焦的海上渔工剥削、虐待、人权等问题,在书中都被轻轻带过。船二代酒后抱怨「都是人生父母养,我们干嘛苛待渔工?我们也是血涙渔工熬过来的」的场景,被用来传达他对这个议题的看法。李阿明逕自下了结论:「外籍渔工的工作环境不好是事实,但本国渔工也同样工作环境恶劣,却鲜少被人看见。」虽然,他从未出海作业。

在前镇港顾船数年,李阿明有了其他人不曾经历的见闻,也听到许多未经证实的传闻,于是能够描绘一个又一个渔港内发生的故事。他告诉你,台籍干部、中国籍船员、印尼和菲律宾渔工因为国籍的不同,在渔船上形成了高低阶级;另一方面,台籍干部和外籍渔工却又都透过盗卖渔获,来为自己增添福利。还有各方人马酒聚的主战场「素珠自助餐」,跟那个不被当成女人的老闆娘。

他告诉你,据说「一家人好像都有点弱智」、像邻家小女孩的台湾女生,入夜后独自走在港区,以300元的低价和外籍渔工进行性交易;还有一个中国籍的大俥,和台湾女子春风一度后被指控强姦,最后得靠黑道兄弟才能摆平。

也因为长时间相处,外籍渔工对李阿明举起的相机没有了戒心,甚至还会主动配合、开心入镜。一张张照片,记录着外籍渔工在港区内的生活画面:4名渔工展开笑颜一跃而起;叼着菸的渔工骑着前轮高翘的脚踏车嬉戏;渔工开心地展示手机上和他视讯的家人;一群喝酒的渔工热情地对着镜头摆姿势。

这些文字和画面,让圈外人对渔港的日常有了更多了解,也让外界看到外籍渔工靠岸时的生活实况,提供了一个看待渔工待遇的新角度。只是,从摄影出发的观察,难免还是会以拍摄者的角度做出主观诠释,缺少了被拍摄者的视角。

这本书的书写从「我」出发,也从「我」结束。李阿明自称是渔港体制内最底层的临时工,在媒体记者请他协助报导血泪渔工故事时,似假似真地控诉年轻外籍渔工剥削血泪台湾老人,「还常集体霸凌我,要菸要酒要不完,连我的感冒药都要光光。」更把自己到泰国看顾被扣台湾渔船二个月的经验,形容成「体验跨国渔工的生活」。

他以大量夹杂台语的文字营造属于台湾渔港的氛围,花了不少篇幅描绘外籍渔工在港区的吃喝拉撒睡,包括用露骨的词句去谈渔工如何解决性需求。只是,或许受到语言不通的限制,在这些解读里,没有外籍渔工自己的声音。

书写到最后,李阿明说,「不管外界如何批判剥削血泪渔工……(外籍渔工)他们的乐观豁达和善良,扎扎实实地让我上了人生宝贵的一课。」他对自己拍摄的渔工照片下了个注解:人不会因为认真生活、认真工作,就矮人一截。然后,他形容这些年轻的渔工是「我的英雄」。跳跃的结论,刻意赋予意义的文句,满足的对象往往都是自己。

在渔港拍摄的渔工影像,让李阿明获得「2018高雄奖」摄影类入选奖,这本书也得到高雄市政府「2018书写高雄出版奖助计画」奖助出版。「前摄影记者和渔工朝夕相处超过三千二百小时,近距离观察、拍摄」成了最佳行销卖点,吸引诸多媒体採访报导;拍摄者成为焦点,被拍摄的渔工似乎只是增添故事色彩的颜料。

总结近四年的拍摄历程,李阿明自认与渔工相处自在,因此比都会人少一些猎奇心态,多了一些同理。不过,当读者看完书、阖上书页时,自称「茫茫然不知何去何从的中年摄影黑手」的作者,已经迎来重新出发的全新日子;而渔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仍然得过着渔港里的日常,为了生存继续打拚。

这里没有神:渔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
作者:李阿明
出版:时报出版
定价:380元
【内容简介➤】

作者简介:李阿明
毕业于国立艺专影剧科技术组,担任过自由时报、联合晚报、时报周刊摄影记者,以及时周多媒体数位影像组组长、资讯室副主任、中时网路影像副总监等。

是一名资深摄影记者,退休后跑到高雄当远洋渔船的顾船工,自称职业摄影黑手。四年来每天二十四小时和来自各国的渔工混在一起,亲身体会一般人无缘接触的生活,用镜头捕捉他们在海上拚搏的人生。以最长时间的相处,拍摄出渔工们最真实的样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