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型VR >【绿色观点】绿电、凭证为什幺分开卖?三分钟带你看懂再生能源凭 >

【绿色观点】绿电、凭证为什幺分开卖?三分钟带你看懂再生能源凭

【绿色观点】绿电、凭证为什幺分开卖?三分钟带你看懂再生能源凭
A man walks next to solar panelsat a soon-to-be completed solucar solar park at Sanlucar La Mayor, near Seville, February 13, 2008. The first of two solar thermal power plants uses mirrors to concentrate the sun's rays onto the top of a 100 metretower where it produces steam to drive a turbine. The lines in the photograph are due to reflections on the solar panels. REUTERS/Marcelo del Pozo- GM1DXGISCDAA

上个月的《三分钟带你看懂离岸风力发电产业的困境》系列三部曲使得「能源法律白话文运动」得到超高关注,国内国外、圈内人圈外人都在转贴,今天我们再接再厉,来谈跟绿能发展有关的转型期「配方奶粉」—再生能源凭证的困境与解法。我同样会担任翻译官,这次从市场的供需两端着手,以经济、法律及政治三个面向拆解这里面的陷阱与机会,助攻在绿色产业里寻找机会的人、工作者、创业家。

各个国家在能源转型的过程中,都会先「餵食」以确保绿电能顺利长成壮汉,我国一开始用德国的婴儿奶粉—绿电保价收购制度,今年开始準备餵食新配方奶粉—再生能源凭证,之后準备再搭配电力交易平台及再生能源强制配比,但这样真的会帮助绿电发展吗?

其实在再生能源凭证上路之前,我国已有绿电自愿认购制度,且行之有年,每度电加 1.06 元,就可以宣称买到绿电,台电还会给你一座奖牌,表彰你对环境的贡献。

由于根本没办法证明你付了钱就会买到「纯绿电」,绿电每年认购量不到全国用电量的 1%,为此政府推出了再生能源凭证制度来取代绿电自愿认购制度,每发 1,000 度的纯绿电,就发给你一张凭证,今年累计共发出 2,544 张再生能源凭证,盼能加速绿能发展。

再生能源凭证定义很简单,顾名思义是购买绿电之后,可取得国家认可的第三方认证,证明你买到纯绿电。再生能源凭证也称绿电凭证,是经济部标準检验局依照「自愿性再生能源凭证试行要点」为依据,以促进自愿性使用再生能源市场,加速建构绿色产业供应链为推动目标。

定义很简单,做起来却很难。凭证这张纸要有效力和公信力,取决于背后庞大的管理和追蹤系统,其发电设备、设施与发电量,都需要经过验证,确保买方购买的每一度电都是纯绿电,而卖方,也就是包括太阳能、风能、生质能、地热与川流式水力发电的发电业者,就可以去申请凭证,再卖给想要出口到环保法规严格的欧盟地区、取得国际大厂的绿色供应链厂商资格、或追求更高的永续评比的企业。

我们上面的说法,电和证是合一的,不难理解。而能源业难就难在,进阶之后,会出现常人无法轻鬆理解的商业模式,例如电证分离。 一般来说,位居国际主流地位的非綑绑式再生能源凭证,都是电证分离,其交易将「绿」与「电」分开,意思是你可以只交易它的正面环境效益例如减碳额度,也可以交易电这个商品本身。

我们一般人很难想像这种事情,你第一反应会觉得这一定是诈骗。例如,你开一家重视诚信的饮料店,专卖有生产履历的阿里山红茶,你可以买一张阿里山茶的生产履历,然后实际上茶不从阿里山来,而从坪林来,说不通吧?生产履历必须是产证合一,而绿电凭证交易性质上是纯粹的财务性质之权证交易,财务性的设计是为了摆脱电网传输的物理约束,将绿电环境效益交易与电力调度分开以活络市场,创造达成高效与流动性的交易。

搭配绿电交易平台,再生能源发电业者不但卖电还可以卖凭证,有两个可以交易的标的,增加其投入再生能源的经济诱因。跟完全仰赖政府补贴的绿电保价收购制度比较起来,成长期时导入市场机制的绿电凭证制度,无疑是比较好的策略。按照经济部标準检验局的建议,一张再生能源凭证的建议交易价格在每张新台币 1,000~2,200 元之间,相当于每度售电有额外的 1~2.2 元的溢价。而前面说到的有需求的公司,就可以透过购买再生能源凭证,证明自己买到纯绿电,抵销产品对环境的冲击,出口到高门槛的环保法令国家。

问题来了,凡是已经採用绿电保价收购制度的业者,也就是把电卖给台电并且依据趸购电价公式计价的业者;与抵换专案减量额度之业者,也就是利用节能计画向环保署申请抵换案的业者,不可以申请凭证。这有其道理,因为你若已经享受政府给你的补助,怎幺能一鱼两吃呢。

市场也会打算盘,旧有的再生能源发电设备所生产的绿电都已经用保证价格预定卖给了台电,这样可以省掉自行寻找买卖再生能源凭证的客户,也无需支付额外的电力输送或直接拉线供电的费用,何苦为了一个不确定有没有比较赚钱的再生能源凭证而费心神呢!

你这时会想,刚刚不是列出好几种企业,都会需要购买再生能源凭证吗,所以买方需求已经很明确了,这样应该会有一些绿能发电业者放弃绿电保价收购制度,转而卖给这些需求业者吧。

确实如此,即使短期需求端可以先买其他国家的绿电凭证充抵,但是国际凭证制度的游戏规则是绿电凭证的电力要併入同一个区域电网, 因此长期来说,以出口为导向的台湾,终将面对没有本地凭证可买的冲击。

如果你读过之前《为什幺太阳能和风力发电很难拿到碳权?》这篇专栏文章,你这时肯定会想,既然是电证分离,那「绿」不就是碳权吗,何不让再生能源凭证和碳权连结起来,事情不就办成了吗?

如果事情有这幺简单就好了。下一篇,我们来谈再生能源凭证和碳权背后错综複杂的法律和政治困境。

上一篇: 下一篇: